创建者 雨
_51纪念网

赵燕生

出生:1965.12.27 离世:2017.9.6 

天忌英才,哥哥,但愿那里是你喜欢的天堂…躲开了岁月的磨损,避开红尘的喧嚣……




现已有77次纪念

安息

安息地

山西

亲友圈

纪念 77 次
日志 4 篇
鲜荔枝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鲜荔枝
白牡丹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白牡丹
黄纸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黄纸
黄纸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黄纸
鲜荔枝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鲜荔枝
斋菜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斋菜
米饭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米饭
西瓜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西瓜
苹果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苹果
黄纸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黄纸
白玫瑰一支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白玫瑰一支
洛桑花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洛桑花
白牡丹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白牡丹
洛桑花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洛桑花
黄菊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黄菊
祈福蜡烛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祈福蜡烛
白烛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白烛
爱心蜡烛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爱心蜡烛
祭奠蜡烛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祭奠蜡烛
一炷香
2022-04-03 雨中雨 献上1份一炷香

人总是在千锤百炼中悟出六道轮回的宿命,宿命是个很悬的家伙,很多时候只是用来证明人生的残酷与无奈…… 又一年,看着满城张灯结彩的欢乐,不用加班,谢绝了朋友们的邀请,没有去酒店在推杯换盏中迎接新的一年。而是独自坐桌前,听一首歌,回忆曾经的岁月,每到这时看见母亲期盼的守着着房门,在等着她的儿子回家过年。已经二年了,母亲越来越糊涂,或许早已知道哥不在了,只是我们不说,母亲也不问,好像都在忌讳过年团员的话题。 如果说岁月可以随风飘散,那么记忆呢?假如记忆也可以随风飘散,那该是幸福还是悲伤。看着侄子渐渐长大,恍惚中有了当年的感觉。过年了,哥带着我在除夕夜,挨家挨户的与同龄的孩子们一起奔跑,随手燃放的炮仗,点燃后远远的丢去,哥总是把我护在身后,我捂着耳朵,看炸响的炮竹,盛开的烟花,映红的每张笑脸,欢愉,兴奋,还有对新的一年的期许。 记忆最深,是上三年级的时候,腊月二十八,我在半夜突然肚子疼,并且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夜深了父母都已经睡下,便不想打扰,强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原以为只是吃坏了东西,没想到越来越痛,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终于敲开了哥哥的房门。凌晨四点,我被父母哥哥送进了医院,医生淡定检查完,初步认定是急*阑尾炎,需要住院观察治疗。 大过年的躺在病床上,对于我来说日子特别的不好过,什么都不能吃,也不能动,每天各种检查,会诊,周围躺着都是一脸麻木痛苦的病人,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感觉自己也快不行了,输完液,疼痛稍微减轻就哭闹着要回家,父母都有工作,年底了各种忙,倒是哥哥总是变着花样安慰着我,甚至许诺我除夕夜带我放烟花。我乖乖的躺着听着病房外的炮竹,过年了,让自己快快好起来,至少不那么疼了,医生说如果能控制住,就不用动手术。 小小的我生病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是怕死的,哥每天都来,接晚上陪护的母亲,哥来的时候,给我讲街头巷尾的趣闻,谁家的狗丢了,谁家的孩子挨打了,有时候带着他的“狐朋狗友”来看我,他们变戏法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围着病床叽叽喳喳,惹的护士姐姐一个个的撵走。北方的医院那时住院部还是平房,然后我在结霜的玻璃上,看见他们压扁的鼻子,红彤彤的脸蛋映在窗户上。生病,因为有了哥让我备觉温暖。 多年以后,我突然意识到哥对我重要*,不只是亲情更重要的是依赖,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不会再有一个人不求回报地关心我,他会去很远的地方买我喜欢的早餐,帮我写作业,陪我逛街,所有我人生最重要的场合都有哥的身影,也帮我走过曾经最艰难的岁月……如今,哥走了,这个世界就我独自一人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也许,人的一生,总会有遗憾,哥走的时候,身为医生的我却不在身边。哥的手机号我一直保存着,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翻看的通讯录里熟悉的号*,多想它再次响起,这些年,我一直学会着放弃,放弃意味着释怀,不再执着失去的人和事,但我又清楚的知道,心里有些事,是极难放下的,那些刻在骨子里的记忆,无法忘怀,时间越久记忆越清晰,朋友曾说“生死,就得认命,说到底,有尊严的死,也是一种解脱”我不敢苟同,但我没有理由反驳。 人生无常,早估到人生必有这样的经过,可是真的经历了,却无法放下。 哥,过年了,你在那边,过的好吗? 我很想你……
2019-04-05

生锈的锁被记忆打开,匆匆赶来的不是黑暗,是曾经的温暖 昨夜,下了雨 ,结痂的心,看,一丛怒放的生命,以一座坟冢的高度 俯视。那一片小小的树林,遮盖着兄长新碑青色的绿 今晨,天晴了,浓浓的雾,在清晨的呢喃里,朦胧的醉着,阳光刺痛我的眼 从清晨到日暮,我用深埋的灵魂,望穿秋水,望穿岁月 地萝在爬满的梦境里飘零,有谁知道,曾经的秋天,丰盈如歌,花语缤纷 我在遥远的山岗上眺望,远山一朵消瘦的云,泪水满溢,一望无际的疼痛,依然被打捞着 手足之情。我的目光,望见了远山,望见了远山旁的故乡,望见了故乡的炊烟,望见炊烟里的母亲 烟尘弥漫。 山谷里轻轻的风,白头的草佛拭着墓碑 不一样的黄昏,不一样的夜,想蜿蜒成一条小溪,环绕着兄长逶迤出岁月缓缓的,流音 那时花开,怀想四季,光滑的石头,闪亮的日子,解读着童年的温情 流动的风吹不走曾经的日子,我尽量不去回忆细节,因为昨夜的雨,把过去冲刷的轻薄而透明 我怕,痛,被那一弯明月的微光,看穿。 在日与夜的边缘,浸润着泪水的夜色,竭力凝视着,一支沉香袅袅燃烧 已经忘了时间,只记得哭的时候朝着斜阳 ,我本不该流泪 ,却效世俗人的啼泣 悠长的梦,还没有醒 ,但愿现实变成童话 ,让蔷薇在墓碑上开花 ,让落叶在草木里安息 但是 这只是梦而已 ,远处的山影吞没了墓碑,也吞没了我痛的心 回去了,穿过那片林 ,林中有模糊的树影 ,幽径上迟开的花 ,怎么忍心,走的太急 挥霍一空的时间,长久的静默,可以走了,一切,都空了,空空的白,空空的心 把一生的遗憾,定格成一处回忆,让我的余生在如此晃眼的光线里 看清自己渐老的容颜
2018-04-05